关灯
护眼
    薄以琛应该是讨厌陆诗意的,对她向来是忽冷忽热,针锋相对的,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会为了陆诗意说出这样的话?

    白秀媛满目错愕的看着薄以琛,心里正恼恨,陆诗意却急急的否定了:“不行。”

    白秀媛闻声,回过神来,脸上露出几分得意的笑意,转身朝薄以琛凑了过去,直接挽住了他的手臂,整个人都贴了上去。

    “是啊,不行,以琛你现在是风头正盛的时候,大好前途,如果让那些粉丝知道你和一个三年前声名狼藉的女人在一起,那星光熠熠的前程可就毁了。”

    白秀媛捏着嗓子,娇声柔弱的靠在薄以琛身上,而薄以琛一动不动的站在那,目光全部都在陆诗意的身上。

    炙热的目光直直的盯着她,好像在等她改变主意说一个“好”字。

    而陆诗意也很明白,这番话并不是跟薄以琛说,而是在跟自己说,而且说的无比准确。

    “我从后门走。”陆诗意边说边拿起了自己的外套和皮包,却全然没发现薄以琛那张阴沉的脸。

    直到听到外面关门的声音,薄以琛才恍然回过神,一把拉开了白秀媛。

    没过多久,薄以琛和白秀媛出现在酒店大门处,门口站了许多记着,贴身保镖,经纪人,助理,酒店保安齐齐护着两个人在拥挤中勉强离开。

    陆诗意裹着身上的大衣,看着白秀媛被薄以琛护在怀里上,无微不至的样子,满心满眼都是酸楚的味道。

    别说是那些吃瓜群众和脑残粉丝,就连她自己看,都不得不相信,他们好像才是名副其实的有情人。

    “真是个戏精,演个戏而已,这么认真做什么,你干脆抱着她走算了。”陆诗意嘴里嘟囔着。

    十分钟后,停车场,陆诗意在皮包里摸索了半天才发现车钥匙不在。

    “钥匙呢?”想起酒店客房里散落的各种东西,陆诗意不由轻拍了一下额头,应该是落在房间里了。

    “钥匙在这,人也在这,你愿意跟我回家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