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对面的阿雅也是满脸的窃喜,洋洋得意,夸夸其谈的描述着泳池边的那一幕。

    “你不知道,那个小池子还不到两米,给她吓得,差点淹死不说,现在竟然高烧不退,重病昏迷。

    “是啊,上次在庆典上,我还觉得她很厉害呢,现在看来也不过是个纸老虎。”陈希坐在对面的椅子上,也不由的传来笑声。

    “她这样的人,就得让她长长记性,跟我作对,是要吃些苦头的。”

    白秀媛整个人都透着欢喜,掩藏不住的喜悦,赫然于目。

    从陆诗意回国,她好像就一直在生气,一直在吃亏,这次也算是扳回了一局。

    “你们两个这件事做得很好,我帮你们争取到了两个代言,好好表现,前途无量。”白秀媛朝两个人示意。

    阿雅和陈希闻声,相视而笑,满脸惊喜的朝白秀媛凑了过去:“是是是,我们一定会的,多谢媛媛姐。”

    从晚上到深夜,从凌晨到天亮,薄以琛一整晚都没睡,擦汗,喝水,喂药,到凌晨陆诗意才渐渐睡的安稳些。

    薄以琛拿着节目组的拍摄流程和一部递上来的剧本,就坐在床边的沙发上,整夜未合眼。

    翌日下了很大的雨,轰隆隆的雷声在华港区肆虐。

    陆诗意赫然惊醒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上午十点了。

    窗外是哗啦啦的雨声,屋里是温暖的气息,床头边的热水杯,甚至都还冒着热气。

    陆诗意环顾四周,摸索着去找手机,却没找到,坐在床上,回想着昨天发生的事,好像除了自己掉进水里,耳边最后浮现的那些呼救的声音,什么都不记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