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匆匆岁月,两年转瞬即逝。

    夏家正厅内,依然一身黑衣的蓝玉亭亭玉立的站在大厅的一侧,对着坐在旁边的少女浅浅一笑,颔首示意。夏家龙凤胎的五岁诞辰正式开始了。

    而此时,一身纯白如雪的及地纱裙轻轻贴合在少女稚嫩的身上,小小的孩童浑身灵气犹如纯净的白莲花,微微出绽,黑色的长发柔顺的披在肩上,长长的拖到了腰间,黑白的对比显得女孩更加的灵动,整个人就像是集天地灵气而生的灵童,优雅、高贵、完美无缺。

    女孩脸上并没有太多的表情,算得上是冷漠,但是却给人一种非常恬静美好的感觉,仿佛多看少女两眼就会不自觉的心神宁静,当她从蓝玉身边抱琴站起来的时候,所有人的目光都不自觉的集中在了女孩身上。

    哪怕是早就见惯了她的夏浩宇和夏晨风亦是如此。

    没错,这个女孩就是已经五岁的夏洛浅。

    白衣的浅浅将古琴轻轻的摆放在桌上,对着爷爷和哥哥浅浅一笑,随即端坐在紫檀木的凳子上,白皙的手指优雅而轻缓的弹奏两声试音。

    典雅而清幽的琴声带着犹如朝霞升起般的朝气又夹杂着晚霞落幕般的宁静,就仿佛是夏天的风,虽然夹杂着水汽,但是淡淡的柔和却拂过了周围所有人的心间,正厅内顿时鸦雀无声,只有悠长绵延的琴声回荡着,和缓而美妙的琴音让众人感觉心神平静,有着往日繁复生活没有的淡然感。仿佛十五满月之时月下一杯独饮之酒的诗样年华,轻轻浅浅,漫上心头。

    不论女孩精致的外表,单单这气度芳华已是让在场众多的女孩黯然失色了。她身上那份内敛的气质根本不是普通人能够比拟的。

    蓝玉目光幽深的看着自己的得意弟子,整整两年的时间,夏洛浅已经从一个过于刚强倔强的女孩变成了如今的白衣少女。

    琴声之中无不透露出少女的淡然和幽远,两年的时间彻底改变了女孩的气质,有时候蓝玉看着这般恬静的夏洛浅都不自觉的感叹。

    或许这样的存在会更加适合这个女孩吧。

    曾经的夏洛浅带着前世顶级特工的骄傲和暴掠,即使有意克制也周身弥漫的寒气和泄露得点点血腥之气都是让人显而易见的,有时候夏浩宇都觉得十分奇怪,年岁如此稚龄的孙女怎么会有那些常年活在刀口刃间上的人才有的煞气。

    蓝玉告诉过夏洛浅,一个生活中真正的强者并不是依靠绝佳的家室和外强中干的强人之势。夏洛浅真正应该懂得的是如何收敛自己的脾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