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夏洛浅一噎,被这人的厚脸皮已是无力再反驳什么了,她直接转过头不理会寒墨泽的调戏,只是加速跳动的心脏和难以平静的心情让夏洛浅觉得十分的不舒服。

    虽然看着寒墨泽信心十足的样子,但是就在守卫队伍靠近之时寒墨泽依然闲适的搂着他的腰一点都没有想要行动的意思,夏洛浅有些急了,她腾出一只手拍了一下少年骨骼分明的削肩,急声道:“你在干什么,再不行动我们两个就要暴露了!“

    寒墨泽噗嗤一笑,看着怀中灵动的女孩,好笑的摇摇头,此前他连声音都还是会刻意的压制,但是此时寒墨泽已经恢复了正常说话的声音了,戏谑的说道:“我怎么可能舍得让若若变成阶下之囚呢?我想让他们看到他们就能看到,我不想让他们发现,就是把整座山都移平了也别想发现我门。“

    夏洛浅听到寒墨泽傲娇自信的话,瞪大了双眸惊讶的看着他,这太难以置信了。

    夏洛浅的脑海中不自觉的浮现了在琉璃塔中看到的一本功法中关于空间的描述,这种空间扭曲是对空间法则感悟极高而衍生出来的一种运用,夏洛浅清楚的记得当时那本功法中描述的是非星阶绝无做到的可能性。

    如果这位叫做墨的少年真的可以做到的话,也就是说眼前这位年轻的过分的男子是个比她爷爷修为都要高的踏足星阶的超级高手?

    而她方才还打了人家一巴掌!

    思及此,夏洛浅的内心真是纠结了,她又希望他说的是真的,又有点不希望他说的是真的,毕竟能够揍一个高手,这种内心的震撼夏洛浅还是不想去感受的,她惊疑不定的看了眼寒墨泽,得到了对方自信而璀璨的双眸,她惊疑不定的转头看向越来越近的守卫们,心也难以抑制的升高到了嗓子眼。

    出乎意料但却又是在意料之中的,守卫们来回在他们周围搜寻了片刻,还真的愣是就没有发现他们两个大活人。

    隐隐的还能听到他们互相埋怨的对话声。

    “你是不是喝多了酒了,把野猫野当成了人来吓唬哥几个啊。“

    “不是啊,我是真听到这边有人……“

    “那你倒是把人找出来啊,这里灯光亮的,别说是人就是苍蝇都能照出来,怎么着还能从咱眼皮子底下溜走了?“

    “可是……“

    “别可是了,你就别疑神疑鬼了,虽然今日是家族一月一次的大会,但是延续至今都保密得极好,压根就没有人这么没有眼力劲来招惹端木家,你小子新来的还太嫩了,就是夜间守卫哥几个也是十分轻松的。“

    “好吧……谢谢众位大哥们教导了,可能真的是小弟太紧张听错了,还望众位哥哥见谅,今夜结束,明日的酒钱小弟就包了。“

    “哈哈哈,小子够会做人的啊,哥就最喜欢你这样的后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