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夏洛浅这两年跟着蓝玉学琴,她向来喜静不爱出门,再加上委实不愿意去面对其他人异样的眼光,所以闲来无事的时候她就会去爷爷的书房,查看其中存放的各类书籍和人物记载档案。

    碧水山庄的案子当时可谓震动了整个修真界,逍遥家嫡系血脉只剩下逍遥无情一人,他本人还是逍遥鹰的庶长子,而他随手接管碧水山庄,虽然也算是临危受命,但是却经不起仔细推敲。

    夏洛浅当时在看到这个记载的时候,就嗅出了其中的不同,修真者众多,不同于许多修真者有了实力以后就避免不了受到追捧而懈怠修为沉沦凡事的享乐,更有甚至利用修为欺骗甚至压迫凡人,划地为王。

    即使道心正直的修真者也会有疲劳而寻找享受的时候,就如她的爷爷,爷爷最喜欢的事就抱着她讲故事,而这个逍遥无情可以说绝对是个另类。

    他是逍遥家嫡系的第一个儿子,继承家业以嫡以长为先,没有预料的会和嫡子之间有争端,他从小就十分的谦和,对于小一岁的弟弟逍遥流云十分的宠爱,逍遥流云顽劣,每次都是逍遥无情为他忙前忙后,护弟的头衔声名远播。

    这还不是全部,他对自己的要求之苛刻简直为所未见,除了父亲逍遥鹰为他做媒成亲的妻子,他不仅没有妾室,甚至连周围伺候的人都是丫鬟,起码在美色上他没有任何的污点,有朋友嘲笑他畏妻,他还笑而道之:“妻当敬重。”绝对的好男人。

    修为上,天赋仅仅五段的他没有弟弟流云七段的天赋高,却一路领跑也弟弟,修炼之刻苦连逍遥鹰都赞叹,有子如此,当真幸运。夏洛浅记得一年前他就已经达到月阶玄帝了,以他的进步,现在很有可能还在上升。

    也就是说一个天赋低于面前莫寒两阶的人,竟然在与他此时同样年纪达到了相同的修为,且不论这其中是如何手段,结果绝对是让人震惊的。

    但是这个世界上真的会存在这种完美无缺的人吗?逍遥无情掌管碧水山庄,名声超然,受尽了周围百姓的赞叹,但是夏洛浅就觉得他表面显现的越加完美无缺,就代表他的内心越加的腐朽,一个如此倾尽全力维持表面功夫的人,只能说他虚伪的可怕。

    这种来源于内心中的枷锁一旦加持,想要拿下来绝对不容易,所以他们一般只能通过其他的途径发泄,比如,他表现的对权力越没有欲望,他内心就会对其有变态的想法。他不近女色,只能说在不为人知的背后又是怎么样呢?

    当然这些都是夏洛安的推测,逍遥无情是怎么样不重要,单单看逍遥家的事,就透露十分的不寻常,逍遥鹰的修为比爷爷还要高,在起云大陆绝对一方翘楚,听闻当时仇家攻入逍遥家时,恰值逍遥鹰修炼走火入魔,而逍遥家五位护法三位都在外面执行任务,最后逍遥无情掌管逍遥家都是由仅有的两位的护法推拥上去的。

    这就十分耐人寻味了。

    但是这一切都没有人提出任何不妥,就是因为逍遥家的二公子,风流公子——逍遥流云同样惊世骇俗,你见过有人十五岁就调戏自己老爹的妾室的?还把人家搞怀孕了!你听过有人看中了已嫁妇女公然当街抢人的男人嘛?你可曾听闻过有人为了寻找一烟花女子竟然包下了整座城池的妓院,闹得城中之人鸡犬不宁!

    而每一次,风流公子闯祸,在逍遥鹰气的要将他狠狠揍一顿的时候,逍遥无情都会站出来力保弟弟,又一次逍遥鹰实在气不过了,就把来劝的逍遥无情给打了,可是当时还是少年的逍遥无情愣是硬生生为弟弟挡了揍,没有让逍遥鹰伤到他一点。

    你说,你见过这样奇葩的兄弟吗?

    夏洛浅想着当时那个奇葩竟然是眼前冷漠的男人就觉得这个世界太玄妙了,恐怕这个男人这些年过得也不够好,被仇恨蚀骨,被惊恐折磨,才会将潇洒风流的少年蹉跎至此吧。

    就是因为有一个不着边际的弟弟,当时多少人唏嘘,同样是一个爹生出来的,怎么差别就这么大呢?而这位逍遥流云可谓走到哪里祸就闯到哪里,所以当知道碧水山庄被寻仇的时候,虽然感叹逍遥鹰英明一世,却架不住有个太过混账的儿子,名声全败在了儿子的手上。

    所以众人对于逍遥无情继承山庄没有任何的意义,反而十分的认同,毕竟如果交到了逍遥流云的手上,现在有没有碧水山庄都是亮两说的事情。

    也就是事在人为加上众望所归才有了逍遥无情在呼声中理所当然的继承了碧水山庄。

    至于逍遥流云,谁会去管一个如此恶劣的人下场会如何?

    听着夏洛浅淡然的声音冷静的分析着当年的事,莫寒的眼神越来越震惊,如果这是一个德高望重的熟识这么说,莫寒还会觉得有可能,夏洛浅这么一个五岁的孩子能够看得如此通透,这简直不可思议。

    不由自主,莫寒就将夏洛浅在心中的分量太高了,起码他现在完全没有他在面对一个孩子的想法,而且更多的是面对一个睿智的军师。

    想到当年的事,莫寒的眼中浮现出浓浓的恨意,声音也仿佛从喉咙中挤出来,双拳紧握,额头上青筋暴起,整个人如同一个暴走的狮子,血红双眸看着夏洛浅,嘲讽道。

    “逍遥无情就是个畜生,从小我母亲身体不好,父亲便让二娘照顾我,他们对我说过最多的就是我是碧水山庄的少主,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天下的好东西都该是我的,他们对我‘好’到只要我不想读书他们就绝对不让让我碰书,我第一次去青楼是逍遥无情带的,我第一次顶撞父亲也是逍遥无情教的,那个时候不懂,只当他是真心为我好,但是却不曾想,为什么二娘从来都对他苛刻到几点,权术谋略,修为功法样样精通。”

    “这些都没有什么,他们如果想要碧水山庄我给他们就是了,便他们那样的卑鄙不堪,心狠手辣,连自己的亲表妹都不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