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比起周华洋,周围村民更是如见了鬼一样,“就这什么绿杆子,一斤一万?疯了吧!”

    满堂哗然,一个个面面相觑,是这些人疯了,还是自己出现幻觉了?

    “是嫌出价太低吗?”陈如雪微蹙眉。

    周华洋连忙摇头,“我这找麻袋就给您装好。”

    “不用了。”陈如雪招招手,一名保镖捧着三个古朴红木盒子走过来,随即开始小心翼翼地将石斛装进盒子内。

    “这石斛叶也颇有药效,加上叶子,算你三十五万吧。”陈如雪招呼了一声。

    似乎是知道周华洋此时的窘境,她特意让保镖去车内取了十万元现金交付,剩余的款项采取转账形式。

    “周先生,今后如果还发现了金线石斛,务必第一时间联系我,价格不会亏待你。”

    临走前,陈如雪特意给了周华洋一张名片。

    韦一针摇摇头,低声自语,“能找到这么多金线石斛比中彩票还难,怎么可能再发现。”

    听力敏锐的周华洋,笑容有些神秘,“好的,如果在找到,我一定第一时间联系您。”

    陈如雪进入车内,豪车队伍掀起烟尘,扬长而去。

    ……

    家门口、院内的村民,静静望着周华洋走进来,表情各异。

    周铁柱夫妇两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一下子从低谷升至云端,三十五万的财产,在这落后的村子里,无疑是一笔巨款。

    “周老弟,那、那是什么宝贝,好值钱啊。”杨长顺态度一改先前,十分谄媚地凑了过来。

    李梅反应过来,扯起了菊花一般的笑容。

    一群小弟们看周华洋的目光,也充满殷切。

    周华洋翻了个白眼,直接从袋子里拿出六沓钞票,丢给了杨长顺。“关你屁事,六万元,数清楚咯!”

    “不急不急,周老弟,其实……其实都是误会,咱们两家交情这么好,钱什么的,以后再还不迟。”杨长顺连忙推拒。

    “得了吧,这钱再拖两年,恐怕利息都得超过本金了。”周华洋自然明白他们什么心思,现在想拉关系、抱大腿?

    “不不不,哪能要利息,刚才我……”

    “拿着!”周华洋猛地打断,目光冷漠,“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哪那么多废话,把欠条拿来。”

    气势十足,伸出手。

    杨长顺浑身一抖,讪笑道:“没有欠条。”

    “当初是口头约定。”周铁柱在一旁补充道。

    “好,既然是口头约定……”周华洋扫视一圈,看了看柳生村的村民,“现在有二十多位长辈在场,都做个见证,我们家和杨长顺的债务一笔勾销,谁也不欠谁!”

    “当然,华洋,我们都看得清清楚楚,这杨长顺收钱了。”

    “对,干脆让他签个字据好了,这杨长顺无赖的事情没少做,指不定哪天又赖上门来。”

    众乡亲纷纷声援周华洋。

    被人如猴子一般围观,杨长顺脸色难看,只觉得丢尽了脸面。

    原本还想和周华洋缓和关系,也许能沾光跟着一块发财,也明白之前态度太过恶劣了,导致现在人家都把他当成垃圾嫌弃,再待下去也没用。

    “这个……周叔叔,我还有事,改天再来探望您。”杨长顺赔笑说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