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苏容被周顾拉着出了正殿,来到偏殿的格子间,这才甩开她的手,露出不满来,“堂堂太女,为臣子殿试亲自磨墨,从今儿起,怕是要流传出一段佳话了。”

    苏容将手放进水里,笑问:“什么佳话?”

    “无非就是太女爱才,礼贤下士,亲手笔墨添香。再无非是,太女瞧上了人,新科才子笔墨风流,引得太女眷顾,红袖添香。”周顾绷着脸说。

    苏容“扑哧”一乐,伸手拉过他的手,“那太女夫也笔墨添香了,该怎么说?”

    周顾被苏容将手拉进了清水盆里,她手指上化掉的墨染了他洁白的手,他露出嫌弃,“说太女夫颇有危机意识,抢了太女活计,给了新科才子一个下马威,让其知道,有他在,休想因为有些才华,便来抢太女。”

    苏容被逗笑,抓了他的手纠缠着一起洗,“好了,哪有这么多戏,我是不想这么好的文章,因为中途间断自己磨墨而发挥不好,若说爱才,那倒也没错,这南宫彻的文章你也看了,是不是真有大才?”

    “嗯,文采不输苏大哥了。”周顾承认。

    苏容笑,“所以,你我给他磨墨,也算不亏他这篇文章了。”

    周顾不置可否,吩咐人换了一盆清水,然后拿了皂角,将苏容爪子上的墨一点点磋净。

    苏容看着他,“不是不来殿试吗?怎么又来了?”

    “岳父派人喊我,说太女在给人亲手磨墨,我怎好拂了岳父的好意,便来瞧瞧。”周顾直接道。

    苏容气笑,“我这个爹……”

    真是不着调。

    大概她娘就喜欢他这份不着调?所以才爱上了他?难以理解。乐文小说网

    二人洗净了手,回到了殿试,时辰正正好,所有人都交了卷。

    南楚王的面前摞了一摞的卷子,见二人回来了,对苏容指了指他面前的卷子。

    苏容瞅了他一眼,倒没有算账的打算,来到他面前,当即从最上面开始,一目十行阅卷,她看卷子的速度非常快,一时间,只听到一张又一张卷子被翻过,刷刷的声音响彻整个金殿。

    所有学子都看着她,一时间紧张又心慌,想着太女这般阅卷,速度如此之快,他们的卷子,她能看几行便被翻过了?

    大约一刻钟后,苏容将所有的卷子都看完,然后提笔开始写殿试的榜单。

    一甲头名,毫无疑问,被她与周顾亲手磨墨的南宫彻,三元及第,钦点状元。

    第二名和第三名,依旧是崔氏的两位表兄,发挥稳定,崔行遇仍旧间接深一筹,点榜眼,崔行亦点探花,赐进士及第。

    二甲第一名,是个叫陆安的学子,同样发挥正常,苏容亲点她为传胪,赐进士出身。

    二甲第二名,是南宫韵,殿试上发挥超常,苏容将她的名字排在了第二名。

    其余若干,依次在她脑中在阅完所有试题的那一刻,已出排名,逐一落笔钦点,写完最后一名,她单独将南宫彻与南宫韵的试卷交给内侍,吩咐道:“将这两人的试卷,给今日参加殿试的所有学子传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