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柳媚打断他,然后对洛蓝道:

    “以前的事,不提也罢,但是做帐对我来说真的不难,王妃若是信任,我一定会好好干的。”

    洛蓝现在最缺的就是这样的人才,她这王府里的下人没几个识字的,再雇佣个帐房先生也实在划不来。

    她又对小志道:

    “你呢,也不用去劈柴,不用挑水,你就做我的小跟班吧,当然了,你不能忘了跟你娘好好学习,将来等你考上状元了,还要还给我,你娘的诊费呢。”

    听到这话,小志瞪着他的大眼睛重重的点头,

    “姐姐放心,小志一定会考上状元的,一定会百倍偿还姐姐的。”

    柳媚忍不住低头责怪道:

    “别叫姐姐,要叫王妃。”

    小志哦了一声,刚要改口,洛蓝揉着他的小脑袋摇头,“就叫姐姐吧,我喜欢小志这样叫。”

    小志这才咧着小嘴笑了,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看起来甚是可爱。

    午饭过后,前厅也没有病人,洛蓝索性直接为冷钰揉捏起了小腿。

    她有些兴奋的对他柔声说道:

    “你知道吗?小志那个孩子特别招人喜欢,等你什么时候心情好了,我让他来见你吧,你一定会喜欢他的。”

    “不用。”

    冷钰冷冷的摇头拒绝,“我这副鬼样子,别再吓到人家孩子,如果我不能站起来,除了你,我谁也不会见的。”

    洛蓝也不责怪他,而是轻柔的说道:

    “你呀,就是太爱面子了,不过这样也好,等将来所有人看到一个绝世无双的大帅哥站在我面前时,他们一定会眼前一亮,一定会羡慕嫉妒恨的。”

    说到这,她半眯着眼睛看着他,“你说到那时,如果有个女人喜欢你,你会不会离开我?”

    听她这样质问,他撅起嘴巴,将头扭向一边,嘴里嘟囔着,

    “你问这话,没心。”

    见他在逃避回答,洛蓝也有些不悦,

    “怎么没心了?你正面回答不就好了。”

    他突然转头看着她,厉声喝道:

    “我冷钰,如果敢喜欢除了蓝儿以外的男人,那就让我承受五马分尸之刑,让我生不如死,让我腿里被人钉进亿万个钉子……”

    “好了好了。”

    洛蓝听他发的毒誓,想到他腿上被人钉进铁钉时残忍的样子,浑身开始发抖。

    她忙用手捂在他的唇上,轻声责怪道:

    “以后不要发这样的毒誓,我相信你。”

    冷钰的脸色这才好看了许多。

    正在这时,阿彩来叫门了,

    “王妃,来病人了,来病人了。”

    听到这话,洛蓝有些兴奋,来病人了,这可是她医馆开张以来的第一个病人啊。

    她忙不迭的应了一声,“我知道了,我马上来。”

    回完话,她帮冷钰盖好被子,然后把暖手壶放在他手里,对他轻声道:

    “相公,我有病人了,我可以赚钱养你了。”

    说完这话,她还不忘在他的唇上亲一口,然后快步离开了。

    听着她急匆匆离开的脚步声,感受着她刚刚亲吻过的唇印,冷钰抬手在自己的唇上轻抚,抿着嘴笑了。

    这个女人,有时候像个小孩子一样调皮,有时候又像个大家闺秀一样沉稳,有的时候还像个老成沉重的男人,他对她,真是看不透。

    只是,他知道自己爱上了这种感觉,如同普通百姓人家过日子一样的感觉,以前的过往都算不得什么,以前的风光更是不值得一提,只要这个女人能留在自己身边,那就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