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洛蓝来到前厅医馆时,果然看到一个年轻人带着一个老头坐在她的医馆中。

    她来到桌子边坐好,然后放好脉枕,对二人询问道:

    “哪位要看病?”

    年轻人指着那个一脸黑线的老头,“我爷爷看病,他最近老是头晕,眼花,呼吸困难。”

    听到这话,洛蓝指了指脉枕,“老人家,把手伸过来,我给你号号脉。

    老头却并没有理她,而是横眉冷对的对他孙子怒吼,

    “我都说过了,咱们找一家普通的医馆就好了,你非得听那小孩子胡说,自古以来,哪里听说有人会来王府看病的?就冲这院子,诊费也便宜不了,一会付不起诊费,看你怎么是好?我不看,我要回去,我要回去。”

    老头说着话,便准备起身离开。

    年轻人忙过来按住他劝阻,“爷爷,外面的小孩说了,王妃看病诊费和别的郎中一样,不贵,而且看的好,什么疑难杂症都能治。”

    “不可能。”

    老头翘着胡子怒吼,“你就上当吧,你从小就喜欢上别人的当,现在还上当,王妃开医馆,不为了骗老百姓的银子为了什么?”

    这爷孙俩的对话真让洛蓝有种无可奈何的感觉,怪不得她这医馆开张这么多天都没有人来呢,看来百姓们都和这个老头有一样的想法。

    她蹙眉对老头道:

    “外面的医馆收你多少银子?”

    老头看了她一眼,哼着鼻子冷声道:

    “那长寿堂的胡郎中才收一百文。”

    她伸出五个手指头,

    “那我收你五十文,你看是不看?”

    洛蓝首接把价格压到了一半,老头先是一愣,随后看了他的孙子一眼,这才带着不可置信的眼神问道:

    “此话当真?”

    洛蓝点头,“当真,我堂堂一个王妃还能骗您这个老人家不成。”

    听见这话,老头这才将信将疑的把手放在她面前的脉枕上。

    洛蓝将中指,食指,无名指搭在老头的脉搏之上,诊过脉后,又从她的医药箱子里拿出血压仪,对老头的孙子示意道:

    “把你爷爷的袖子撸起来,内衫也要撸起来,露出皮肤。”

    听到这话,那老头突然抬手捂住自己的胳膊,立眉质问,

    “你要干什么?我老头子一把年纪了,你要当众对我老头子不敬?”

    对于这愚昧的古代人,洛蓝真有种无法沟通的感觉,这普通的血压仪能把他吓成那副样子?也真是服了。

    老头的孙子显然也对她手里的血压仪有些好奇,他小心翼翼的低声询问,

    “王妃…”

    “叫我水郎中…”

    “水郎中,你这是什么东西?我们咋没见过呢?”

    洛蓝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我怀疑你爷爷血压高,这是测压仪,整个大宁国找不出来第二个,你当然不认得。”

    看着这个不认得的东西,老头的执拗劲上来了,他扯着嗓子吼道:

    “她那东西不定带着哪股子邪气,我不看了,我回家,我回家…”

    说话间,他猛的站了起来,却突然感觉头一阵眩晕,紧接着他捂着头,首接栽倒在地。

    这一幕,顿时吓坏了那位年轻人,他赶忙过来扶他,嘴里不停的叫道:

    “爷爷,爷爷你怎么了?”

    洛蓝蹙眉,看来这个老头是血压高导致的晕倒了,古代人管这毛病叫眩晕症。

    她忙从药箱里拿出一盒降压药,打开盖子,倒出两粒,对老头的孙子低声道:

    “把这个给你爷爷服下。”

    看着这两颗白色的药粒,年轻人有些犹豫不决,他不知道这东西是什么,想问又不敢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