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问完这话,她发现冷钰有些落寞的低下了头,她知道自己语气重了些,她一边铺被子一边转换语气嗔怪,

    “你需要休息,你腿上的伤口已经快好了,等伤口愈合,我还有给你按摩通经络,你休息不好怎么行呢?”

    “蓝儿,对不起,我只是担心你,我怕你出事,你不在身边,我睡不着…你别生气!”

    他说话的声音轻的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一般,因为他不想惹她生气,现在他的整个世界都是她,他的世界也只有她。

    她铺好床铺,要过来扶他躺下,却被他拒绝了,

    “我自己能行,你今天一定很累,先睡吧!”

    他本意是不想让她觉得自己是她的拖累,他自己可以躺下睡觉的,并不是等着他回来照顾自己。

    可是洛蓝却觉得他这是因为自己刚才的话重了,有些生气了。

    既然如此,那就让他坐着吧!耍小孩子脾气,看看最后谁输。

    想到这,洛蓝的倔脾气也上来了,她真的直接躺下,脸朝外,不去搭理他。

    看着她的后背,冷钰的眉头紧了紧,然后自己摸索着躺了下来,他在心里叹了口气,自己到底是她的拖累,天长日久,她一定讨厌自己这个瘫子了。

    已经消失好久的自卑感,再次涌上他的心头,他用力的咬着自己的嘴唇,又偷偷用力掐了自己那完全没有知觉的腿。

    他恨自己这双腿,若是他能像正常人一样站起来多好,那他是不是就可以替她分担一些了。

    这样想着,他的呼吸声也在不自知中加重了。

    洛蓝半眯着眼睛,侧耳倾听着身后的动静,她倒要看看这个家伙会不会主动过来哄自己。

    可是除了那个男人的喘息声,她再听不到其他声音了。

    看来还得自己主动和他说话了,她无奈的翻过身,看到他正仰面而躺,面色冷清,嘴唇不停的蠕动着。

    她忍不住嗔怪道:

    “冷钰,你就不能主动哄我一次吗?”

    冷钰突然瘪嘴,“我不配,我除了拖累你,什么也给不了你,蓝儿,我今天真的不是让你回来照顾我睡觉的,我真的是担心你,我怕长寿堂的人欺负你,我却不能去帮你,我觉得我就是个废物,十足的大废物。”

    洛蓝知道,这个家伙又开始自馁了,他的心情她能理解,堂堂七尺男儿,整天瘫在床上,屎尿都无法自理,她的每一句话,都能引发他的自卑心理。

    今天确实是自己语气重了,这才让他的玻璃心又犯了。

    也许等他将来变得强大的时候,他不会在乎自己对她的语气,可是在他连个孩童都不如的时候,自己的语气稍微重一点,他都会怀疑自己是不是讨厌他了,因为许多时候,他都会嫌弃自己。

    看来她忽略了男人的自尊心,自己惹他不开心,只有自己哄了。

    想到这,她狡黠的抿嘴笑了笑,她抬手,像往常一样,在他的鼻尖处按了按,嘴里轻声道:

    “我知道你惦记我,但是这么晚了你不睡觉我也会心疼啊!以后不许等我了,知道吗?”

    “蓝儿,我是不是你的累赘?我觉得我什么也帮不了你,也不能保护你,我不知道我活着的意义是什么?”

    透过微弱的月光,她看到他的眼眶有些泛红,不过她不打算揭穿他,不然他会很尴尬的。

    想到这,她挽着他的胳膊责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