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钰王府

    虽然现在是晚秋时节,有阳光照进来的屋子依然很温暖。

    迎着晨曦的阳光,洛蓝推门而入,手里推着那把轮椅站在冷钰面前时,喜滋滋的看着他。

    早听她说给他做了轮椅,真正看到时,他激动的不成样子。

    这个一向冷漠的男人,面对她的细心时,再一次感动的不知如何是好。

    洛蓝抿着嘴看着他,笑容挂在脸上,让他看了,有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怎么样?”

    她笑眯眯的看着他,拍了拍那把轮椅,“以后让它暂时代替你的双腿吧!现在…要不要试试?”

    听到这话,他忙不迭的点头,那兴奋的样子,就像一个刚刚得了好玩意的小孩子。

    洛蓝将轮椅稳定好,来到他面前,将双手伸进他的腋下,对他眨了眨眼睛,

    “扶着我,我带你出去晒太阳。”

    晒太阳?

    这三个字对他来说好陌生,他有三年没晒过太阳了。

    他抿着嘴重重的点头,带着无限的期待,一只胳膊搭在她的肩膀上。

    她一只手搭在他的腰上,另一只手抓住他的胳膊,像每次带他下地如厕一样,喊着口号,

    “一、二、三、起!”

    他在她的指挥下,笨拙的站了起来,他的双腿依旧软弱无力,不过蓝儿说了,他双腿的经络已经有通开的迹象了,这样下去,不出一个月,他的双腿就会有知觉。

    她的话对他来说就是希望,她的每句话,他也都记在心上。

    也许是他走神了,也许是她大意了,洛蓝觉得脚下一滑,她只来得及“啊”的一声,他们二人竟然双双摔倒在地。

    可是她竟然没有坠地的疼痛感。

    原来,在摔倒的瞬间,他用双手接住了她,看着她龇牙咧嘴的样子,他担忧的看着她,

    “蓝儿,你没事吧?”

    洛蓝舒了口气摇头,“我没事。”

    不过她发现,她竟然坐在他的怀里,他的胳膊被她压在了屁股底下。

    她有些不好意思的挪了挪屁股,“压疼你了吧?”

    他抿着嘴摇头,将双手从她的屁股下面抽了出来,为她正了正身子,让她坐在自己的腿上,

    “你忘了,我这双腿没有知觉,怎么会疼呢?只要没摔到你就好。”

    洛蓝看着他因急躁涨得满面通红的脸,笑嘻嘻的贴了过去。

    既然摔倒了,索性原地待一会吧!

    她觉得自己是个双面人,在他面前,她总像是个软弱的小女人。

    在外人面前,她又会变成那个强壮无比的当家女人。

    冷钰将脸与她的脸贴在一起,双手紧紧的搂着她腰,带着歉意在她耳边轻声道:

    “蓝儿,对不起,我害得你摔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