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晨跑外加一小时的羽毛球,看得许多人表情都扭曲,比如李毛锋眉毛和嘴巴,伴随着黄白游的跳跃而褶皱。

    “腿和我一样细,真让人担心一个不小心就折了。”穆悦说出了李毛锋的心声。

    “为了拍戏还真拼。”李毛锋感叹,“现在的年轻人哦,真是不可小觑。”

    “话说得好像你有七老八十了。”赵江开口。

    周席麟在旁补充,“白游从一个极端倒向另一个极端,我有個朋友和他合作过,那时白游连剧本都不背,现在是不顾一切想把戏拍好了,减成这样还要减,都有点疯魔了。”

    着重语是“不顾一切想把戏拍好”,赵江闻言若有所思,为了拍摄减肥或增肥对他们这年代的演员是基础职业操守,而瘦上再瘦就有点拼搏精神了。

    这番讨论都要结束了,他才喃喃了一句,“是不错的演员。”

    总算消除了赵老师的芥蒂,暗中观察的周席麟松了口气,黄不在意,他还挺在意的,赵江在圈内的地位,哪怕是玩笑的差评,也能让年轻演员多走五年弯路。

    两周时日,黄白游从“破楼”,变成了摇摇欲坠的“危楼”,瞧瞧他当前的模样,皮肤蜡黄,面部肌肤丢失胶原蛋白,脸颊凹陷下去,别说比同龄人,李毛锋和周席麟明明要大十岁,可此刻黄白游看起来更显老。

    脂肪少的连身体的曲线美感也完全缺失,身形稍稍弯曲,脊骨凸起那两排肋骨宛如骨龙丑陋的翅膀,触目惊心!

    “果然真实才是必杀技,我要化到这种地步很难。”化妆师感叹,并且夸奖“谁看了,不得夸一句将死鬼。”

    将死鬼……黄白游瞅着化妆师,这是夸奖吗?夸得很好,下次不许夸了。

    不过黄白游还挺佩服剧组服化道人员的专业,就拿等会的拍摄场地病房来举例。

    病房场景是临时搭建的,完美贴合时代不说,还十分有生活气息,不同于某些偶像剧中工业化的搭建,男女主的家都没点人味儿。

    黄白游通过戏道酬勤获取了大量情绪碎片,其中化疗碎片有三十多片,换句话说他完完整整体验了多次化疗情绪。

    每次从大脑里“拿出”都需要勇气,他准备好了。

    真实的情绪,让人打寒颤的身材,再叠加绝望的情绪……

    绝望来自买不到便宜的特效药,家底被消磨干净,所以求生意志薄弱。

    综上所述形神意三合一,黄白游饰演的吕益让对戏的赵江都感受到强烈的冲击。

    这年轻人是吃悲剧长大的吗?这是赵江第一感受。第二感受是眼前的年轻演员累积了太多生活经验。

    演戏就是转瞬之间的事,赵江被怔住,肯定第一时间没来得及接下一句台词。

    老戏骨没接上戏,可导演没喊停,丰富的经验也让赵江迅速进入状态,没叫停肯定就要继续出演。

    “头发剪得蛮精神的。”

    “胆子挺大啊,敢自杀了。”

    “吃个橘子吧。”

    “怎么搞成这样子?”

    ……

    为何不叫停?站在导演佟屈的视角,赵江饰演的程德见到吕益的样子,愣住的反应更为真实。

    黄白游演绎清创时的哀嚎,佐以赵江脸照心的精彩表演,良心被哀嚎煎熬的一幕让不少人都红了眼。

    一群人努力和一个人带飞有什么区别呢?

    区别在于后者可以让演员的能力达到上限,但前者能突破整个影片的质量上限。

    “哗哗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