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听说刚刚生孩子,但面色红润皮肤细腻精致五官,怎么看都只是个二十出头的学生样。但身材真是辣得不行,那曲线是个男人都想多看几眼或者占为己有。

    不知道这样的身居高位的女人躺在床上,又是一幅怎样的姿态。

    “哦,你这么一说我想起来了,沣泽集团,我省第一家上市私企。”霍云初如梦初醒,他发家比贺君山还要早,也是20出头就身价百亿。

    不过他的身价不是全部查封,为此潜逃漂亮国了吗?

    怎么转眼,又大大方方坐到了她的办公室里呢?

    “霍市长年轻有为啊。我有一些资本是在我姐姐名下注册,而我姐姐早年定居漂亮国,所以我过去以后并没有山穷水尽。我知道霍市长家先生现在风头正劲,想托霍市长约约贺总,看能不能见个面,一起寻求合作啊。”季南泽说道,从身后的公事包里取出一只鼓鼓囊囊的信封推到了霍云初面前。

    “如果你是找贺总的,我可以帮你约。不过你也知道贺总的身价,把东西收起来吧。”霍云初还没见过这样公然行贿的,不由把信封推回季南泽的面前。

    季南泽是前省领导的私生子,完全是吃资源饭聚集的财富。

    而贺君山真的是白手起家,靠自己一一打拼。

    两个人,完全不能相提并论。

    而且全万宁市的人都知道,贺太太什么都不缺,怎么还会有人会给她行贿!

    “不是钱,霍市长不想看看里面是什么吗?”季南泽浅浅一笑,按了按信封又推到了对面。

    霍云初伸出纤细的手指拿起信封,左手无名指上的婚戒灼灼生辉。

    里面是一沓照片,取出一看,全是贺君山与席书颜的照片。

    有时候在吃饭,有时候在聊天,还有一张是贺君山在为席书颜披外套,应该就是几天前的。

    “季总什么意思?”霍云初很快就看完了照片,然后把照片原封原装进信封,还给了季南泽。

    “霍市长怀孕期间和产子期间,没有照片,这些照片都是怀孕前和前几天拍到的。”季南泽解释着,然后喝了一口茶。

    这茶应该是霍云初自带的吧,哪个政府办公室会配这样上等的红茶?

    “我认识席书颜,她是王素雅市长的秘书,跟贺总从小就认识。不知道季总为什么会对贺总这位发小感兴趣。”霍云初以前只是觉得季南泽这人很陌生,但这一刻一丁点好感都没有了。

    原来,是个挑拨离间的。

    “席书颜是我前妻。”然后,季南泽的声音哑哑地,似乎有些魔性,不知道为什么让霍云初的心脏一紧。

    “那又怎么样呢?”霍云初又问。

    “霍市长,席书颜对我来说年轻貌美还有资源,为什么我会跟她离婚,难道这还不明显吗?”季南泽眯着眼睛看向霍云初,这个女人是怎么做到看到这些照片一点情绪都没有的。

    除非,她不爱贺君山,嫁给贺君山真的只是为了钱。

    或者说,他们早就貌合神离,只是经济利益牵绊太深太复杂,所以没有离婚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