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朕是让你给曦儿,让曦儿教你!

    尉迟曦连忙开口,“我觉得可行!”

    嗯,有些银钱不是她能赚的,这笔钱,还是让怀遇哥哥去赚吧!

    “来人,去将景怀遇带来。”

    德武帝淡声开口,“你既让景怀遇教你,那你便在这里好好学一下,朕派人将他带来。”

    “曦儿的功课是没问题的,曦儿随爹爹去玩,可好?”

    德武帝弯腰将尉迟曦抱起来。

    尉迟曦自然是没意见的,“好呀好呀!八哥哥,你要好好学习哦!”

    尉迟枫:???

    早知道我就不说叫怀遇弟弟来了,呜呜呜QAQ。

    早知道他就说让妹妹教他了,这样,妹妹就可以留下来陪着他了。

    后悔,现在他就是十分的后悔。

    景怀遇原本就在外面候着,被带进来后,他就被太监告知,要给尉迟枫补习功课。

    景怀遇:?

    八哥什么时候这般勤奋了?

    八哥不是说今日休沐想要好好玩吗?

    竟然还想学习?

    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德武帝抱着尉迟曦离开了,太监们也退了出去,剩下景怀遇和尉迟枫大眼瞪小眼。

    “八哥,你想学习?”

    景怀遇是不相信的。

    尉迟枫嘴巴一瘪,就难受了,他将事情的原委告诉了景怀遇,景怀遇听完后嘴角轻抽,“八哥……你……算了,我来帮你补习功课吧。”

    “银票就不用给我了,你自己留着。”

    “等等,算了,你还是给我吧,我帮你存着。”

    八哥总是存不住银钱。

    他还是帮他存着点吧,万一有一天八哥没银钱了,还能从他这里拿。

    哎!

    八哥啊八哥,你玩不过皇上的!

    皇上明显是想与小公主单独相处呀!

    尉迟枫哦了一声,将银票都递给他,可怜巴巴的看着他,景怀遇抬起手摸了摸他的头,“八哥,上次你说你很喜欢的那首诗,你还记得吗?”

    说起这个,尉迟枫也不难过了,“不太记得了,你还可以再教我一次吗?”

    “好难呀!”

    “但是我真的好喜欢,我想背下来。”

    “可以。”景怀遇拉着他走到一旁坐下,写了出来给他看,让他一边记一边写。

    另一边,容县。

    县令看着坐在城门口的陆飞羽,笑着上前,“陆少爷,可需要我派人将您送去京城?”

    “您那日睡过头了,小公主不是不记得您了,只是见您睡得香甜,便不忍心叫您……”

    陆飞羽:……

    你看我信吗?

    “我知道,小公主只是想让我睡,不是忘记带我走了。”

    他唇线抿直,“我想看看,小公主何时会想起我来。”

    “何时会来接我回宫!”

    县令:……这,您这不是为难自己吗?

    万一小公主就是想不起来呢?

    您真的一直坐在这里等啊!

    您都快成‘望小公主石’了!

    “这,您看,我们这里也有一些商队是要去京城的,您为何不随着一起……”

    县令委婉劝道。

    陆飞羽摇头,“不,我就在这里等着小公主。”

    他想看看,小公主到底什么时候想起他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