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良妃低下头去,心里懊恼。

    她怎么也没想到,皇上会在这个时候过来呀。

    皇上平日里不是都不过来的吗?

    不是不来后宫的吗?!

    怎么偏偏今日就来了呢!

    皇上不是很忙的吗?!

    心里这般想着,她委屈巴巴的开口,“不成体统。”

    德武帝:……

    该夸你还算有自知之明吗?

    德武帝头疼的揉了揉眉心,“日后自己注意点!”

    在曦儿面前也没个正形。

    “哦。”良妃噘了噘嘴,应下了。

    她方才看到曦儿了,嗯,的确,她不该在曦儿面前这个样子。

    她在曦儿面前应该是端庄的。

    尉迟曦笑着开口,“爹爹,良妃爱姨姨是真性情呢!”

    “曦儿倒觉得,良妃爱姨姨很可爱呀!”

    尉迟曦冲良妃眨了眨眼睛,良妃一激动,差点又想给曦儿表演一下杂技了。

    冬儿连忙握住她的手,低声咬牙,“娘娘!”

    娘娘您看清楚现在的情况呀!

    不要因为小公主夸了您,您就又想表现了呀!

    皇上还在呢,您与皇上争宠,这不得完败吗?

    良妃一听她的声音,立马清醒了过来,缩着肩膀不敢动了。

    好险,她方才竟然想与皇上争宠!

    幸好冬儿及时喊住了她。

    德武帝让她们坐下,他走到另外一个石桌旁坐下,“你们无需管朕,你们玩你们的。”

    嗯,他是个听取意见的。

    曦儿既然让他来看美人儿,他就来看。

    的确,这么多美人儿,不看也着实有些浪费了。

    良妃:???

    您在这儿,我们怎么玩的开?

    良妃坐直身子,她想,若是她塞银钱给皇上,让皇上离开这里,皇上是会处死她呢?还是处死她呢?

    哎!

    这一招现在可能是行不通的。

    而且这么多人看着呢,曦儿也看着呢,她怎么好意思行贿呢!

    不好不好,不能教曦儿这些乱七八糟的。

    娴妃唇角轻轻弯起,她笑着扔骰子,“既皇上让我们继续,那便继续玩吧!”

    淑妃跟着笑,“是。”

    反正只是多一双眼睛瞧着罢了,她们还是习惯的。

    最不自在的就是良妃了,她平日里一边玩麻将还要一边嗑瓜子、吃瓜果的,可现在皇上在看着,她就显得很拘谨了。

    她都不敢让冬儿帮她剥葡萄了。

    就连坐姿,都感觉怎么坐都不顺心。

    哎,陛下何时走啊?

    尉迟曦看出来了良妃的不自在。

    【可怜的良妃爱姨姨,爹爹在,爱姨姨都不敢吃东西了。】

    【爹爹,你看看你暴君的名头有多吓人。】

    德武帝挑眉,嗯?被他吓得不敢吃东西?

    他目光落在良妃身上,就见良妃的身体肉眼可见的紧张了起来,连伸出去的手,都略显僵硬。

    德武帝:……

    算了,这美人儿是看不下去了。

    德武帝抱起尉迟曦,起身离开。

    尉迟曦歪头看向他,“爹爹要去哪里?”

    德武帝:“我们去看看你的官袍制作的如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