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顷刻间,风声如杀,带来初冬最犀利的寒气。

    子衿学生被打落的兵阵,骤形成了北斗七星阵。

    两百学生,行成无垠宇宙,浩瀚星河里高悬着的七颗星辰。

    其中,萧初晨独自一人执棋在第一个方位。

    沈宁也是一个人第七个方位。

    两人一前一后,裹住两百学生。

    深海队的学生们愣住,还没见过这般变阵法的。

    不过……

    萧初晨手里的旗帜,就像是一块滴油的大肥肉,实在是太吸引他们了。

    君光祖一声令下,示意之后,深海队的蛇尾再次摆动,撞向北斗七星阵,欲擒萧初晨和她的子衿旗帜。

    就在这时,萧初晨如星宿更迭,隐入群星。

    一人犹如流星划过长空,提枪快速穿过,大有横刀立马的气势。

    沈宁瞬换到第一个星位,两套枪法如龙。

    这时,子衿学生们的方位再次改变,形成了双龙阵。

    沈宁为一条龙,子衿学生也为一条龙。

    而沈宁的破云枪竟在关键时刻收回,狂奔而出汇入阵法,竟再次成了北斗七星阵。

    “双阵合一?”君尚书猛地站了起来。

    夜幕降临。

    双龙翱翔天际汇入九霄,分散为星。

    这样一来,深海队的蛇尾就像是一拳打在棉花上。

    沈宁长枪挑地,借力腾空而过。

    与此同时,北斗七星阵对长蛇阵发出了视死如归般的猛烈攻击。

    沈宁踩着人头狂奔往前,朝君光祖而去。

    深海队的人直接丢弃阵法秩序来保护君光祖。

    “破阵!”

    萧初晨高举旗帜,沉声大喊。

    “破!”

    “破!”

    “破!”

    子衿学生们的志气节节攀升,声音交叠在一起如青空雷霆。

    又好似海面上的龙卷风,搅得这深海不得安宁。

    “快!蛇阵,摆好蛇阵,不要管我!”君光祖大喊。

    沈宁这一招是孤身潜入敌营,看似擒主将,实则是声东击西。

    长蛇阵溃不成军。

    北斗七星攻势猛烈。

    深海队咬紧牙关,再摆阵型。

    而这时,沈宁枪挑凤鸣旗帜,含笑望着逐渐绝望的君光祖,“你错了,我的目的不是击散阵型,而是,你。”

    “刺啦”一声,旗帜破裂。

    君光祖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望着手上高扬的旗帜。

    蓦地,一寸寸地看向了沈宁。

    这时,深海队的无数兵器,犹如天罗地网指在了沈宁的身上。

    似乎能随时把沈宁的身躯给贯穿。

    她却眉目冷淡,面庞漠然不见半分胆怯,就好似天山未见世俗的一抔雪。

    “深海无量,有人乘风破浪去彼岸,而有的人……”

    她轻掀红唇挑起眉梢,说:“会死在海底。”

    “你!”

    “你输了。”

    沈宁戏谑地道。

    多人战的比武切磋,又不是真正的战场,只要掠夺或毁灭掉对方的旗帜就行。

    “你真就不怕死?”君光祖咬牙问道。

    那么多兵器指着沈宁,沈宁竟都不害怕一下。

    “怕死,就不是沈家人。”沈宁眸扫四方,沉声说:“当然,我就站在这里,也要你们有那个胆来杀我,你们,谁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