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沐浴间里。

    苏瓷跌跌撞撞的被拽进去,傅南城打开了花洒,冰冷的水液顿时冲刷在了她的身上。

    啊!

    苏瓷打了一个寒颤,无比震惊的看着他,“傅南城,你干什么,你疯了吗?”m.

    她推开他就往外逃。

    但是傅南城将她拦腰抱了回来,丢到墙角里,然后拿下了花洒,用冷水对着她的身子冲,“他碰你哪里了,这里,还是这里,我给你好好洗洗,把你肮脏的地方全部洗干净!”

    苏瓷撞到冰冷的墙壁上疼出了一眼的泪花,她看着眼前这个满脸阴鹜的男人,他用冷水冲洗她,目光里都是对她的嫌恶,好像她是这个世上最脏的东西。

    她一直隐忍的情绪也在此刻爆发,“傅南城,你凭什么这样对我,我已经不是你家的小女佣了!”

    “我哪里得罪你了,今天在酒吧里我惹到你了吗,你为什么不停的羞辱我,你说我贱,说我脏,还说我骚,我勾引你爸刨你家祖坟了吗?”

    傅南城浑身的青筋暴起,一把掐住了她的脖子将她按在墙壁上,他从喉头里滚出森然的音节,“你没勾引我爸但你勾引我,苏瓷,你不停的在勾引我!”

    本来他都要走了,他不断提醒苏雪才是他的傅太太,可他还是回来了。

    只要一想到她会被别的男人压在身下,他就受不了。

    刚才看到她在舞池里那样扭腰扭屁股,他就不正常了。

    他不喜欢她搔首弄姿,颠倒众生的样子。

    这已经是他第二次掐她脖子了。

    苏瓷干净的澄眸湿漉漉的看着他,像个倔强的小兽跟他对视,她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样对她?

    她也很委屈。

    她的第一次莫名其妙的就给他了,她还要冒充苏雪陪他睡觉。

    他那样抱着她,亲吻她,叫她“傅太太”,他将对苏雪的一切都强加在她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