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等他们一家到了京城郊外。田举人把他们一家到到一个安静的庄子上。

    :“高兄,你们且先在这里住下,休整几天。

    我先进城去主家交了差事,顺便打点一下。

    看能不能找到人帮你往宫里递个话,好叫娘娘知道你们来了。

    先看娘娘那里是什么意思。

    如果贸然找去,惹了娘娘不高兴了,那就不美了。”

    ;“再则,京城物价贵,你们这一大家子,到京城吃住都是一笔不小的开销。

    虽你家中颇有资产,但能省则省不是。

    到时候娘娘给你们赐下大宅子,你们再风风光光地搬进去也好看呐。”

    高老太一听两眼放光:"娘娘能给我们赐大宅子?”

    田举人忽悠她:“当然能,你们可是皇子的外家,千里迢迢到京城来,宅子都没有皇子面上也不好看呐。

    到时候看你们这么多人,怎么也会给你们赐个大宅子才住得开呀。”

    一听这话高老太当即拍板:“就在这住下,等娘娘来接我们进城。”

    大家都在即将能住进京城大宅的兴奋中。

    只有这些年跟各色人都打过交道的高县丞心中有些疑惑。

    他略思忖了片刻,拱手问田举人:“不知田兄主家是哪家府上,高某将来也好登门拜谢。”

    田举人笑着:“安平侯府,就在城南的磨针巷,进去就看到了。”

    高县丞想了一下,他多年没来京城,但还记得城南住的都是公侯世家。

    便说:“等我们进城了一定登门拜访。”

    天色不早了,田举人以急着进城为由告辞了。

    高家人热情地把他送到门口。

    回去开始安顿起来。

    那田举人一进京就像泥牛入海。

    玉贵妃这里得知高家人已经到了京郊有几天了,就吩咐紫衣让人明天一早把他们送进京城。

    又叫人传来重华宫总管胡瑞庆。

    自从她当初把那几个,被人安排在重华宫的钉子送回到她们各自的主子那里。

    胡瑞庆就学聪明了。

    每日勤勤恳恳当值,做好自己份内之事,没事绝不往她面前凑。

    怎么说呢。

    就是她发现了胡瑞庆是太后安插的人。

    胡瑞庆发现她发现了胡瑞庆是太后的人。

    所以这么久,她放着胡瑞庆没有处置。

    一方面是他老实了,另一方面是碍于太后。

    如今,太后被关在寿康宫,正好把胡瑞庆送去伺候她。

    胡瑞庆躬身站在玉贵妃面前,面上平静无波,心里面直打鼓。

    【贵妃娘娘不知叫咱家来做什么,咱家最近都没有往外面传递过消息

    为躲着花嬷嬷,咱家最近都缩在重华宫不敢出去。】

    玉贵妃,听了一挑眉。

    看来最近确实挺老实。

    :“胡公公。”玉贵妃叫一他一声就没有下文了。

    :“奴才在,娘娘又何吩咐。”忐忑道

    :“太后如今卧病在床,花嬷嬷走了。

    太后身边也没个伺候的人。本宫让你去寿康宫,太后身边伺候。

    也算是代表本宫去太后身边尽孝了。

    你意下如何?”

    胡公公听着沉默了。

    【我意下如何重要吗,我能说我不想去吗?

    这宫里消息稍微灵通点的,那个不知道太后是被禁足在寿康宫了。

    花嬷嬷也是被关来了,寿康宫如今可不是什么好去处。】

    玉贵妃见胡瑞庆半天买反应。

    :"怎么?你不愿意?”

    胡瑞庆擦擦头上的汗,连声道:“愿意,愿你,奴才愿意去寿康宫服侍太后,替娘娘尽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