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东海,世界尽头。

    一道朦胧的圣白光辉挤开时空风暴,投射在海面上。

    一个大帅哥凭空出现了。

    他剑眉星目,脸上挂着邪魅……不屑的笑容,望着天空的太阳,竖起了一根中指,道:

    「你劈啊,接着劈啊。」

    会说这种话的,自然是雷某人了。

    他意外突破到六阶星尊之境后,就被「法则天雷」追着劈,最后只能开启时空穿梭,狼狈逃去异界,心中憋了一肚子火。

    现在王者归来,自然要讨回场子。

    「轰隆隆……」

    仿佛在回应他的话,碧蓝的天空中,一轮火红的小太阳落下,光热释放,碧波万顷的大海剧烈荡漾起来,不断冒出水泡和蒸汽。

    世界意志出现了。

    万丈长的烈阳转瞬化作一颗巨大的金瞳悬浮在十万米的高空中,祂俯视着下方的小不点,眼中有些许疑惑。

    祂还记得雷恩。

    试图用异界的体系封神,被他狙击,又突然消失。

    关键是,祂还不知道对方是怎么从祂眼皮子底下溜走的,祂翻遍了西贡大陆最后都找不到他的痕迹。

    可现在,这个异类又出现了……

    永恒烈阳瞳孔一缩,眸光转动间,无穷的光热汹涌释放,形成一股太阳风暴般的灼热光炎席卷东海!

    雷恩屹立在海面上,纹丝不动,灼热光炎还未靠近他的衣诀就被一层淡淡的星辉阻挡。

    他一头黑发舞动,眸光似冷电,肌体流淌着强绝的星辉神力,一股盖世无双的气势宛如神枪破空般直冲云霄!

    「轰隆!!」

    一刹那,世界意志释放的光炎风暴溃散了,化作无数流火炸开!

    仅仅是散发出的气势和拳意,就击溃了永恒烈阳的试探性攻击。

    一直漠然无情,仿佛天道般亘古不变的巨大金眸终于有了明显的情绪,祂显得震怒又惊愕,失声道:

    「你……中等神力!这怎么可能?!」

    五天不见,这个蝼蚁竟然就达到了媲美费伦中等神力的神只的程度。

    这不可能!

    就算是异界的体系,非神火路线,也不该一下子跨越那么多的层次才对。

    雷恩冷冷的望着永恒烈阳,道:

    「很意外?」

    「……」

    不是意外。

    这特么离谱!

    祂当年得到那件异界的珍宝后,变强的速度都没这么快。

    五天时间,从微弱神力→中等神力,闻所未闻,这又不是直接继承一位强大真神的神位。

    「你劈啊,你怎么不劈劳资了?」雷恩鼻孔朝天的道。

    「……」

    「你快劈啊,洛山达,你还是不是男人?」

    「……」

    「快劈啊,不要让我看不起你!」

    「……轰隆隆!!!」

    巨大的太阳金瞳仿佛忍无可忍了一般,锁定海上的那个渎神者,高空中刹那雷云***,混沌气流淌,一发发蕴含着世界规则的毁灭神雷轰向了雷恩,沿途空间都直接崩碎!

    雷恩:「……」

    真劈啊……

    好,算你有种。

    雷恩脚底轻踏,刹那后退数十公里,避过了大部分法则天雷。

    「轰轰轰————!」

    一发发雷矛追着他坠入海面中,狂暴的雷光直接撕裂了海面,辽阔的大海顿时如同镜面般层层破碎,无数水块立方和波涛冲天而起,又被灼热的雷霆煮沸蒸发!

    蒸汽热浪形成水龙卷滚滚扩散,东海的海洋异兽都发出惊恐的呼嚎。

    雷恩神色淡定,衣袖湛蓝光波滚动,如同驱赶苍蝇一般,随意将少数轰向他的法则天雷打飞。

    他在波涛汹涌的海面上从容后退,抬头望天,道:

    「就这?」

    力微,饭否?

    「狂妄!」

    永恒烈阳的声音如天意一般冷漠,巨大金眸眸光流转,锁定雷恩,法则天雷排列在祂的视野前方,能量不断凝聚压缩,形成一道巨大耀眼的毁灭雷矛!

    接着,一缕缕至阳至烈,堂皇煊赫的金色神力也从祂的瞳孔中溢出,注入雷光长矛中。

    毁灭雷矛吸收了这些金色神力,由银炽转金烈,散发出恐怖的气息。

    雷恩瞳孔一缩,神色严肃起来,冷漠道:

    「原来如此,你陨落前的神力吗?在你的头颅(星球)之中还有残留,可以提炼出来。」

    相当于借助了晨曦之主生前的神力,降下天罚。

    不过晨曦之主洛山达已经死了,活下来的永恒烈阳实力自然不如生前,即使可以使用这些残留的强大神力,效果也打了折扣。

    但这依旧是一张很有威慑力的王牌。

    冥王其实就是被这种法则天雷重创的。

    这恐怕也是天空长老和魔皇没有对世界意志下手的原因,晨曦之主生前可是神格20的巅峰强大神袛,他遗留的神力被世界意志驾驭,还是很让人忌惮的。

    谁也不知道星球(头颅)之中残留了多少这种神力能量。

    可能不多,但估计也不会少。

    「这一发审判天雷是警告,你很强,可这里是我的世界!」

    这章没有结束,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永恒烈阳庄严的宣告道。

    下一瞬,那一发已经蓄满了至强金色神力的毁灭天雷骤然落下,天地间都变得金茫茫一片,没有声音,雷矛所过,空间都无声无息湮灭!

    两点连成一线,审判天雷的攻击速度甚至比光还快,让人避无可避,只能绝望的迎来终结。

    雷恩没有闪避,一步冲天而起,手掌血肉中诸多光窍振动,盖世无双的拳意强纳海量的星辉神力,对着天空就是一拳。

    极限粉碎拳!

    轰!!

    他的身影如神似魔,惊天动地的神拳和审判天雷正面对轰,金色的雷光长矛骤然炸碎,无数闪耀的电弧如龙蛇般乱窜着将云海撕裂了,然后才传出震动大海的轰鸣巨响!

    天宇都在摇晃,仿佛即将倾覆。

    雷恩一拳击碎审判天雷,直冲高空,和永恒烈阳隔着千米对峙,拳头上有烧焦的痕迹和一缕鲜血流下。

    「异类……」

    永恒烈阳注视着他片刻,发现对方硬接审判天雷也只是受了点轻伤,心中有些忌惮。

    祂不想和这个突然跳出来的异类死磕,形体一晃,开始虚化。

    「哼。」

    雷恩冷哼一声,从虚空中抽出魔刀,星辉神力化作剑气滚滚流淌,一缕缕清冽的锋芒照亮了东海。

    「这一刀是警告,你很强,但管不到我!」

    「你……」

    轰!!

    雷恩挥刀一斩,绝世刀芒刺破大千,一刹那粉碎了漫天雷云,将被法则天雷拱卫的巨大金眸一分为二!

    惊天动地的刀光甚至化作倒流的银色光瀑直冲云霄,再飞入太空,一路划破了黑暗冰冷的宇宙,将概念太阳辐射范围之外的星辰击碎!

    「呃!」

    分成两半的巨大金眸溃散,连高挂在太空中的概念

    太阳都晃动了一下,内部传出一声闷哼。

    永恒烈阳,受伤了。

    「你……这不可能,你怎么可以砍中我隐匿在法则烈阳中的意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