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蒙州城不愧是蒙州第一城,城墙高厚,占地庞大,方圆四周无遮无拦,一眼看去,眼前一切尽收眼底。

    想要偷袭根本不可能,并且,在城楼的四角,建立着一座高大的箭楼,可以将蒙州城方圆四周看的清清楚楚。

    箭楼的存在,除了有警戒作用,还有传信,一旦发现任何异动,箭楼第一时间便点燃烽火,坐镇城内的副将,便能以最快的速度调兵遣将。

    蒙州城的城墙防御,可是经历过多次的大战,在城墙上,能够看到些许大小不一的坑洞。

    可以看的出来,蒙州城在历次对战中,发挥的作用。

    只是这次,随着接近,高厚的城墙还是那个城墙,但却给人一种莫名的低落。

    特别是走进城内,城内的气氛更是一阵压抑,都不用问,苏祁安便猜到一二。

    荣兵的突袭,让他们不仅丢了一半的蒙州,甚至连主帅都阵亡,如今困守在蒙州,前方是势头高昂的荣兵军队,怎么看都有种岌岌可危的感觉。

    感受着城内低沉的气氛,苏祁安没有多说什么,更没有在街上停留,纵马狂奔,直奔城内府邸。

    来到蒙州城,苏祁安立刻下了第一道命令,让李胜召集蒙州城内的所有兵士,他要训话。

    李胜重重点头,立刻行动起来,苏祁安来蒙州城的消息,随着李胜的传播,很快传开。

    得到命令的众多兵士,脸上诧异,但还是按照吩咐第一时间在城内军营速速集结,约莫一刻钟左右,原本分散各地的兵士,很快集结在兵营内。

    兵士士气低落,偶尔间的目光扫向前方一座高台,他们知道那位坐镇甘州指挥的督军,已经来到蒙州。

    大部分兵士的心里,并不是很开心,经历了一场战事的惨败,别说是什么督军,哪怕是陛下亲临,他们也提不起精神。

    蒙州如今的局面,怎么可能仅仅靠着一个督军就能改变战事的?

    即便这个督军带着两万的兵士,那又如何,能够守住现在的蒙州,就应该不错了,当务之急更应该向朝廷求援,要么直接舍弃蒙州。

    这些杂七杂八的想法,基本上占据了一大半蒙州兵的内心,只是碍于眼前局势,以及他们的身份,不敢多说。

    这时候说这种话,完全可以用动摇军心,直接问斩给处理的,就算他们士气在低落,还不至于到如此犯傻的地步。

    兵营内,人头攒动,众人并未等待许久,随着李胜等三名副将出现,在他们中间,一位身穿白衣,样貌看上去亲和的年轻人,站在中间。

    苏祁安的上台,免不了受到下方众多兵士的议论,他们皆是小声道。

    “早就听闻朝廷派出的督军,是个年轻人,没想到竟然如此年轻,今天是开了眼。”

    “可不是,就不知这样一位年轻的督军,究竟有没有真才实学,还是说走走过场呢。”m.

    “谁知道呢,反正要是让我当炮灰,我肯定不会送死。”

    叽叽喳喳的议论声响彻,苏祁安脸色平静,都不用他开口,在李胜的喝斥下,众人的议论方才停止。

    在李胜的介绍下,苏祁安方才开始不紧不慢道。

    “本侯苏祁安,是朝廷任命的督军,各位对本侯应该不认识,因为甘州的军务,导致本侯疏于蒙州的防线,导致蒙州溃败的局面,在这次,本督军要向各位表示道歉,这是本侯的责任。”

    苏祁安这话抛出,一下子让台下的兵士立刻哗然,就连李胜旁边的两位副将,也是一脸诧异。

    趾高气扬,破口大骂的督军,他们见过不少,可像这种一来跟自己道歉的,还是头一次见。

    虽然诧异,但大部分兵士内心,对苏祁安并没有多大敬意,反而是瞧不上。

    在他们看来,这位年轻的督军,多半就是过来捞军功,混日子的,估计连战场都没上过几次。

    至于传闻中替朝廷南征北战,立下汗马功劳,多半是吹嘘的,无非就是挂个头衔。

    这样的督军,在他们看来,和废物没什么区别,本以为这位苏督军会过来惩治他们,吓得他们提心吊胆。

    现在看来,就是纨绔子弟罢了,一下子内心的紧张,逐渐放松,脸上露出轻浮神色,他们倒是想听听,这位纨绔子弟究竟如何训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