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勤王坐在距离楚景岘不远的位置上看着他面容憔悴,心里暗自叹息。

    “皇上,容妃娘娘的丧仪已经结束了。”

    “朕知道了。”楚景岘听到这句话大概能猜得到勤王接下来要说的话,表情变得不耐烦起来。

    这段时间差不多的劝诫他听的耳朵都要起茧子了。

    可是再一次永失所爱的痛苦,这些臣子们又如何能够明白呢?

    “皇上。”勤王毫不犹豫的跪了下去,“皇上,逝者已矣,活着的人更要完成逝者的遗愿。

    容妃娘娘当初为了皇上的名誉,宁可拖着病体也要来求本王将血书上的内容宣扬出去。皇上此等大义不该被辜负。

    如今您为了娘娘离世的事情荒废朝政,岂不是让娘娘寒了心?

    娘娘为了皇上,为了朝政连命都可以不要,这番苦心皇上感受不到吗?”

    勤王跪在地上说的情真意切,坐在首位的楚景岘只觉得醍醐灌顶,豁然开朗。

    的确如他所说,自己这段时间忙着照顾温芋,忙着在景福宫寻找她留下来的最后踪迹。

    但是,却忘了傅莲蓉在此前做的最后一件事便是保住他身为皇帝的清誉,最后才是安排好温芋的事情。

    楚景岘只觉得眼眶发酸,整个人再一次陷入悲伤中无法自拔。

    “皇上,还请您全了容妃娘娘的遗愿,匡扶社稷,以黎明百姓为重。”

    勤王重重的叩首,整个尚书房都回荡着磕头的声音。

    “起来吧!”楚景岘走过去亲自将人扶了起来。

    “勤王说的对,朕的确应该好好完成自己的使命。”

    自那日之后,楚景岘又变回了那个在朝堂上杀伐果断、大权在握的皇上。

    人人都说这是社稷之福,是江山之幸,但是谁也不知道,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楚景岘总是独自一人在景福宫里买醉,直到天亮才回到乾清宫。

    温芋看着眼前的父皇,似乎和往常没什么分别,但是却又会在某些特定的时候拉着她去景福宫的小厨房一起做桂花糕。

    楚景岘做的桂花糕也渐渐好吃了起来,不再像刚开始的时候那样难以入口。

    “尝一尝这次怎么样?”楚景岘将刚做好的桂花糕递给温芋。

    “好的,父皇。”温芋接过桂花糕,尝了尝。

    “味道很好。”

    虽然味道还不错,但是比起记忆中傅莲蓉做的还是差了一些。

    楚景岘也拿起一块放进嘴里,但是脸上的笑容却很快就消失了。

    “还是差了一些,父皇也不知道哪个步骤没有做对,怎么做都觉得少了一些味道。”

    作为父亲,他很有耐心。

    作为皇上,他无可挑剔。

    除了他再也没有纳过一个新人,任由后宫虚设以外,他算得上是一个无可挑剔的皇上。

    每年臣子们都会上书请求楚景岘选秀,充盈后宫,但每一次都会被驳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