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我没有做你的!”

    她也不想给云非离吃,毕竟她真的很讨厌他。

    但是云非离却半点不听人话,还是顾自的在吃,御玲儿懊恼的就伸手去抢他筷子,试图阻止他,可是却被云非离轻易的躲开。

    而她却因为失衡,一下朝着地上摔去。

    “小心!”

    云非离反应极快,在她落地之前将她抱住,拉进了自己怀里。

    御玲儿长得普通,但身体却出奇的柔软,抱在怀里就像是抱着一团柔软的棉花,让人爱不释手。

    更有着一股电流从掌心里朝着心脏出蔓延。

    云非离低头看着她,心绪混乱,一时之间竟不愿意松手。

    御玲儿浑身绷紧,被云非离这样抱着,此前在冰棺里被他抱着的记忆就涌了出来,压也压不住。

    他曾经为了救她,以身暖她。

    每每想起这件事情,她就心乱,感激伴着些许复杂的情绪在胸腔里涌动,甚至偶尔会将她对云非离的厌恶憎恨给盖过。

    她本该讨厌、恨他的,可有些情绪却逐渐失控……

    “放开!”

    御玲儿回过神来,慌忙将云非离推开,又羞又怒的往外跑去。

    她一口气跑了很远,跑到一处僻静的水潭才停了下来。

    她浇了一捧水洗了个脸,才冷静了些许,对云非离的憎恨之情又重新涌了上来,占据了主导。

    这才是正常的……

    “不……恨……”

    御子铃脸颊贴在御玲儿的脖子上,轻轻地说出话来。

    她的声音带着某种神奇的魔力,让御玲儿那无法自控的恨意,悄然的就消融了许多。

    与此同时,御子铃的小手,几根手指融入了御玲儿的背里。

    御玲儿浑然不觉,只感到她的灵魂从未有过的舒服,圆满,就像是失去了很久很久的东西,终于找回来了。χιè

    她看着湖水,眼神迷/离,“不恨么?”

    还是恨的。

    只是恨,浅了些许,多了矛盾纠结。

    以照顾御子铃为由,御玲儿在云非离的宫殿住了下来,三个月的时间眨眼即逝。

    这段时间,云非离胡搅蛮缠,顿顿蹭吃,御玲儿逐渐被他蹭的没脾气了,也就多做了一人的分量。

    同住同吃,朝夕相处,他们之间的关系虽算不上太好,却也越来越和谐了。

    御玲儿对云非离的恨意,也在逐渐的减少。

    御子铃则一直趴在御玲儿的背上,就算是睡觉都是如此,一分一秒都没有分开过。

    然,这样的情景,御玲儿不觉得有什么不妥,云非离也从不曾开口说过只言片语。

    他只是看着御子铃不断的和御玲儿融合。

    渐渐地,快要融合成一个人了。

    他费劲波折便是为了找回御子铃,让她重生,可如今眼看着快要实现了,云非离却觉得心里像是压着一块大石头,情绪压抑又沉重。

    或许是这段时间和御玲儿相处的越来越和谐美好,他甚至开始留恋不舍,不愿御玲儿和御子铃融合。

    融合之后,御玲儿还是御玲儿么……

    “御玲儿,你现在还恨我么?”

    这天吃过晚饭,云非离忽然开口。

    最近的日子过的太好了,平静安逸,御玲儿许久不曾想过这个问题了。

    她感受了下自己的情绪,片刻之后,认真的回答。

    “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恨你,但是自从来了上界,这种恨意就在一天天的减少了,我现在……”

    她笑了笑,“只有一点点恨你了。”

    不那么恨他了,她甚至舍得对他露出笑容了。

    好看极了,比阳光还要灿烂。

    可是,云非离心情却更加的沉重,“等你神魂融合,恢复记忆,大概还是会继续恨我的吧。”

    “更理智的恨我。”

    御玲儿一脸疑惑,“你在说什么?”

    “没什么。”

    云非离摇了摇头,带着御玲儿飞上了神殿之上,坐在云端上让她看漫天星辰,“御玲儿,我从未与人欣赏过漫天星辰,从未觉得美景浪漫,但是此时此刻,我觉得这景致还算不错。”

    “以后,你还会陪我看么?”

    御玲儿是凡人,还是头次坐在云层上看着满天星辰,这场景美的她迷了眼。

    几乎是本能的就点头答应,“会。”

    “以后我陪你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