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但是没用。

    她略略失神了片刻后,又振作了起来。

    不管怎么说,如今慕容珩身体在好转,终归是个好兆头。

    她想起什么,便问了一句。

    “你今日去哪里了?”

    “找人。”

    “找谁?”

    “还记得太后逝世之前,找我说得那番话吗?”慕容珩慕容珩微微沉默了片刻,之后道,“我想找到当年的真相。”

    他想知道,他的父皇与他母后的死,究竟是有什么关系。

    太后临死之前那的那番话,一直萦绕在他的心头,让他很是在意。

    这些时日,便私下让人去查当年的事。

    然而一查过去才发现,事情越发的蹊跷。

    当年他母后苏婉儿生产下他之后,便香消玉殒了,而跟着她后面服侍的几个贴身的宫人,也早就被遣散不知所踪。

    已经过去了二十多年,想要再寻觅到那几人的踪迹,费了一番波折。

    这两日才断断续续传来消息,曾经服侍过苏婉儿的两个贴身大宫女,早就已经死了。

    如今对当时情况稍微清楚一些的,只有一位女医。

    他今日便是去见那女医,以至于没能及时赶回来去醉仙坊。

    听完慕容珩的话之后,沈若惜也有些心惊。

    她低声道。

    “那女医怎么说的?”

    “她已经疯了。”

    慕容珩摩挲着她的手指,声音淡淡:“疯的很彻底,什么有效的话都没问出来,我猜……这也是那个女医至今还能活着的原因吧。”

    殿内烛火摇曳,将二人的影子投在一旁的墙上。

    沈若惜沉默了片刻。

    “你的意思是……当年知晓真相的人,已经全部被灭口了?”

    慕容珩淡淡的“嗯”了一声。

    沈若惜微微拧眉。

    “那这么说,线索算是彻底断了。”

    “也不一定。”

    慕容珩突然开口:“这世上,还有一人,比任何人都清楚事情的真相。”

    “谁?”

    “父皇他自己。”

    ——

    书阅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