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深坑底部的大网刚刚织好,一个重物便坠了下来,将藤蔓织成的大网打得撞到了底。

    藤蔓刚托着人回弹回来,接二连三从上面落下人来。

    其中那个长着红色兽耳的小家伙,还直接撞上了赵剑屏的大肚子上。

    极具弹性的肚子,将红红顶得翻了个身,从他肚皮上摔了下来。

    别说,还真是弹性十足。

    站在藤蔓下方,最先跳下来的两个老头看着这一幕,忽然觉得心里有些不太平衡。

    就不能在他们跳下来的时候也接一下吗?

    虽然他们不需要,但这心里,是真羡慕啊。

    苏糖躺在藤蔓床上,一朵朵小花轻轻扫着她的脸,温柔的抚摸着她。

    苏糖坐起身的时候,那藤蔓还贴心的弓在她的身后,将她托了起来。

    将人托起来后,藤蔓又迅速变化,在苏糖的位置,结成了一个滑梯。

    苏糖顺着滑梯滑了下去。

    在她平安落地后,一支藤蔓勾着一个蓝色小花编织的花环,放在了苏糖的头发上。

    这似乎,友好的有些过了啊!

    苏糖从藤蔓上落下去后,其他人可就没这么好的待遇了,藤蔓几乎是在苏糖落地的瞬间,便将它的枝条收了起来。

    一时没反应过来的几人,顿时下落,纷纷跌倒在地,摔得那叫一个惨。

    这区别对待,简直不要太明显。

    “糖糖,这该不会又是你家祖坟吧?”

    海月容侧坐在地上,一边揉着屁股,一边询问着苏糖。

    除此之外,她真的想不明白,这些草叶为何对她如此热情。www.

    起先苏糖自是没有往这方面想过的。

    但听海月容这么一说之后,心里忽然也有点怀疑起来。

    这该不会真的又是她家那个先祖的坟墓吧?

    如果是真的,那她不成了盗自家祖坟第一人?

    听到海月容的问题,其他人也是赞同的点了点,这地的主人就算不是小师妹的先祖,跟她定然也有点别的关系。

    否则绝不可能这般对她。

    “哎,你们还找不找人了?”

    矮个子前辈,站在前方的一块巨石上,冲着他们的方向大喊了一声。

    “找找找。”陈牧第一时间回应,立马凑到了他的身边。

    听到两人的对话,苏糖几人这会儿也正经了起来。

    一个个的跟了过去。

    站到他们身边,大伙儿这才发现,平台下方是一条三人宽的地下河。

    “那家伙就住在对面。”矮个子前辈,指了指对面墙壁上的洞口。

    看着那只能容纳一人通过的洞口,陈牧的激动之情难以言喻。

    他内心此刻既期待,又害怕。

    像是怕他会一时冲动跳过去,矮个子前辈死死拽着陈牧的手腕。

    “过河的时候要极为小心,这河里有……”

    矮个子前辈的话还没说完,开着小花的藤蔓便从他们身后伸了过来,在河面上搭了一座藤蔓桥。

    桥面上还贴心的搭了扶手,还用小花装饰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