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加油!!”

    “打趴他,别手下留情。”

    “……”

    还没有进入开泰武馆,站在门口,李东和陈梦就听到武馆里面传来此起彼伏的吼声。

    两人寻声进去,来到开泰武馆足有千平米的巨大演武馆。

    此时里面站了起码好几百人,华国人居多,各个龙精猛虎,一看都知道,是练过的武人,非普通人可比。

    场中,两名穿着练功服的男人正在交手,不能用有来有回来形容,穿着东瀛武士服的中年男子至始至终没有还过手,一直在防守。

    进攻的是那名穿着黑色练功服的男子,任他使出浑身解数,都无法伤对方半分,更别说打赢别人。

    “哎,看样子褚前辈也不行。”

    “这钢木老匹夫,狂虽然是狂妄了一点,但不得不承认,对方有狂妄的实力,怕是已经距离化劲不远了吧!!”

    褚前辈他们是知道,实力仅比徐康德差一点,也是暗劲期的高手。

    这样一说好似姓褚的蠢,诚心找虐。

    其实不然,事情不是这么回事,而是钢木生太过狂妄,说哪怕他让十招,也没有人是他的对手。

    比武打架,往往一招就能分出胜负,哪有什么对打几百招还分不出胜负的,当小孩过家家呢。

    真正厉害的高手,都是把功力凝聚于一招,俗称杀招,别的都是用来迷惑敌人的花招。

    不出手则已,出手就要毙敌人性命,说的就是这么一个道理。

    钢木生让十招,等于给十次机会让武者施展杀招,这谁忍得了。

    稍微对自己身手有点自信的武者,都想试一下,能不能抓住机会,施展杀招,把钢木生带走。

    褚姓男子不是第一个,前面已经有好几个武者对钢木生发起挑战,但褚姓男子却是今天来现场观战,声名最响的一个。

    如果褚姓男子都无法抓住机会,制服钢木生,那还有谁能够制服钢木生?非得等李东前来一试吗?

    “没准李东也不是钢木生的对手,虽然他同样战胜过徐前辈,但却是没有端木生胜得干净利落。”

    一招。

    他们亲眼所见,徐康德全力防守的情况下,钢木生一掌拍在徐康德拳头上,把徐康德打飞,拳头也因此骨裂,遭到重创。

    这种情况下,他们有十足的理由不看好李东。

    说话这么一会,场中的形势发生剧变,十招之期过去,端木生出手。

    绝对的实力压制,让他可以轻易取胜,同样的招数,一掌拍在褚姓男子的拳头上。

    咔嚓!!

    骨裂的声音。

    啊!!

    褚姓男子发出一声惨叫,巨大的力度,更是直接把他掀飞,飞出三四米后,重重跌在木质地板上,发出嘭的好大一声响。

    “还有谁?”

    端木生站在演武场中央,用他那么半生不熟的华语说道,环视众人时,毫不掩饰他对现场人的藐视。

    好生气!!

    这让他们好生气!!

    习武之人,性格刚烈,脾气暴躁,动辄伤人。

    侠以武乱禁,说的就是习武之人,自恃勇力,不遵守规矩法律。

    历朝历代,只要是太平盛世,少有掌权者支持习武,就是觉得这些人不好管理,是祸患。

    但也不是那么不好管。

    强者只服更强者,面对比自己更加强大人的时候,习武这人心中哪怕有滔天的怒火,也会憋着、忍着,连屁都不敢放,何况说话。

    “哈哈!!”

    钢木生大笑起来,既而摇头道:“看来是我多想了,以为华国修生养息几十年,中年一代能出现一些厉害的人物,确实没有想到,连几十年前都不如。”

    什么意思?

    现场众人确是听明白了,钢木生这是借机贬低华国武者。

    他们有一百种理由反驳,比如申海市只是一地,代表不了华国武者。

    也确实代表不了华国武者,甚至可以说,申海市是华国习武风气最不浓的地方,更加注重的是经济。

    来这里的人,都是为了搞钱的,习武之人到这里来,也是一样,搞钱。

    开武馆就不说了,不是人人都行得通的,不仅需要实力,还需要经营的头脑,需要资本。

    不是每个武者都有头脑、有资本的,大部份武者到申海市来,都是应聘去成为有钱人的保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