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谢婉瑜瞥了她一眼,淡漠地开口,“听闻,桀大将军的夫人是长公主,而你不过是个妾室。”

    萧吟霜顿时恼羞成怒,指责道,“你……胡说八道什么!”

    “我有没有胡说八道,萧大小姐难道不清楚?”

    “你,哼!”萧吟霜被堵得哑口无言,咬牙切齿地瞪着她。

    谢婉瑜懒得搭理她,径直离开。

    “慢着。”萧璟抓住谢婉瑜的手腕,伸手阻止她离开,“你到底是谁?”

    “我说了,我是谁与你无关!”谢婉瑜厌恶的甩开他的手。

    那神情让萧璟万分熟悉,抬手去揭她的面纱。

    谢婉瑜躲闪开,一个荷包掉落在地,萧璟捡起来看了一眼,眼中流露出震惊的神色。

    “这荷包你从何处得来?”他万分激动地问道。

    谢婉瑜扫了一眼,漫不经心地答道,“捡的。”

    萧璟紧皱眉头,又问,“在何处捡的?”

    谢婉瑜斜睨了他一眼,似笑非笑道,“你想知道吗?”

    萧璟眸光微沉,盯着她点点头。

    “可我为什么告诉你?”

    萧吟霜本就生气,见她这么嚣张,随后捡起地上的石子扔过去。

    眼看石子就要砸在谢婉瑜额头,关键时刻,一道身影突然出现,挡在她面前,石子打在男子后背。

    谢婉瑜抬头看去,竟是许久不见的桀殊。

    “大胆,你……”

    萧吟霜话还没说完,便看到缓缓转过身来的人,嚣张的神色褪去。

    “将,将军?”

    桀殊邪魅一笑,嘴角勾勒出妖孽的弧度,“本将军不是说过,不准你再与萧家联系吗?”

    “桀殊,你听我解释,事情不是你看的这样。”萧吟霜语气结巴,显然很害怕他会误会。

    桀殊的目光落在萧璟身上,意味深长地挑了挑眉,“那是怎样?”

    萧吟霜不知如何解释,为了以后的生活,只能和萧璟撇开关系。

    “是他,是他一直纠缠我,萧家一直追着我不放。”

    萧璟愤怒地看着萧吟霜,不敢相信昔日疼爱他的长姐,如今成了这个样子。

    回想以往,自己哪次对她不是言听计从,萧家对她不是恭恭敬敬,现在倒好,为了一个桀殊跟他翻脸。

    甚至不顾萧家死活。

    谢婉瑜双臂环胸,靠在树上冷眼看戏,桀殊这个人,果然是个祸水。

    “长姐莫要痴心妄想,这个男人根本不爱你。”

    萧璟从一开始就知道,桀殊不是善良之辈,更不会爱上萧吟霜,不过是利用她罢了。

    “你闭嘴!”萧吟霜呵斥道。

    “侯爷还不走吗?”桀殊语气嘲讽道。

    萧璟不甘心,碍于桀殊的身份,最终还是放弃,愤恨地看着两人,转身离开。

    萧吟霜面带笑意地走过去,挽上他的胳膊轻轻地说道,“将军,我看中一个簪子,你买给我好不好?”

    “你先回去。”桀殊将胳膊从她手中抽出,面色冷淡地说道。

    萧吟霜脸上的笑意僵住,“将军,我陪你一起去逛逛好不好?”

    “本将军说的话你没听明白吗?”

    见萧吟霜一直执迷不悟,桀殊冷冷地开口,“你若再不走,休怪本将不客气。”